學(xué)術(shù)天地
學(xué)會(huì )簡(jiǎn)介

  廣東省畜牧獸醫學(xué)會(huì )是由廣東省民政廳批準成立的具有法人資格的全省性社會(huì )團體,是廣東省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協(xié)會(huì )的組成部分,是黨和政府聯(lián)系畜牧獸醫科技工作者的橋梁和紐帶,是發(fā)展我省畜牧獸醫事業(yè)的重要社會(huì )力量?,F任理事長(cháng)是廖明同志。

 
孫敏華:當前禽流感疫情強度和廣度空前,但人類(lèi)發(fā)生感染禽流感為偶然事件

最近一年以來(lái),一場(chǎng)禽流感疫情正在全球范圍內愈演愈烈,已經(jīng)席卷了五大洲幾十個(gè)國家,并在多地創(chuàng )下了有記錄以來(lái)的歷史最大規模感染記錄。

據世界動(dòng)物衛生組織匯總的數據顯示,自去年年初以來(lái),全球染疫或被撲殺的禽類(lèi)已超過(guò)2億只。其中,作為去年受沖擊最嚴重的國家,僅僅美國就撲殺了5800多萬(wàn)只禽類(lèi),損失約6.61億美元。

目前,這場(chǎng)禽流感疫情還在繼續,近期蔓延到的阿根廷、危地馬拉等南美國家,也相繼宣布進(jìn)入全國衛生緊急狀態(tài)。近日,柬埔寨衛生部門(mén)也報告了兩起由H5N1禽流感病毒引發(fā)的人類(lèi)感染病例,其中有一例確診病例死亡,是一名11歲的女童。

那么,禽流感病毒會(huì )出現人傳人的情況嗎?面對這場(chǎng)前所未有的禽流感疫情,我國的養禽業(yè)會(huì )受影響嗎?我們又是如何預防和應對禽流感的?本期《一起來(lái)嘮科》邀請廣東省農業(yè)科學(xué)院動(dòng)物衛生研究所的孫敏華博士,解讀我國在禽流感疫情方面的防控手段和策略。

一、這次的禽流感疫情為何會(huì )如此嚴重?

孫敏華:要理解這次的禽流感疫情,我們先要了解禽流感病毒。

根據病毒對禽鳥(niǎo)的致病性高低差異,我們把禽流感分為高致病性禽流感、低致病性禽流感和非致病性禽流感。而這次流行的H5N1禽流感就屬于高致病性,傳染性極強。禽流感病毒主要的易感動(dòng)物是禽鳥(niǎo)。野鳥(niǎo)的飛行雖然一定程度上可以監測,卻完全不受控,它們感染之后會(huì )在遷徙的過(guò)程中沿途傳播禽流感病毒。我們的家禽一旦接觸這些野鳥(niǎo),包括其分泌物和排泄物,就可能被感染。這次禽流感疫情能傳播這么廣,跟候鳥(niǎo)的遷徙關(guān)系很大,因為很難把它們和家禽完全隔離開(kāi),也就意味著(zhù)無(wú)法徹底切斷感染源。

此外,和人類(lèi)流感病毒一樣,禽流感病毒在傳播過(guò)程中也可以不斷重組和變異。比如,歐洲的禽流感病毒傳到亞洲,有可能跟當地流行的禽流感病毒發(fā)生重配,從而實(shí)現本土化傳播。其實(shí),H5N1禽流感病毒之前在我國已經(jīng)存在,并不是什么新疾病。它偶然情況下還能感染哺乳動(dòng)物,比如,在西班牙發(fā)現了水貂感染,在秘魯發(fā)現了海獅感染,英美等國也報告了狐貍、海豹、灰熊等其他動(dòng)物感染的情況。

一般來(lái)說(shuō),病毒很聰明,野禽作為它的傳播載體,如果一感染就會(huì )死亡,那么病毒自身就走不遠,所以,很多攜帶禽流感病毒的野禽一般不會(huì )出現成批死亡的情況。但這次的禽流感病毒在傳播過(guò)程中,在個(gè)別地區展現出了很強的致病性,比如秘魯生態(tài)保護部門(mén)就報告了至少5.5萬(wàn)只野生鳥(niǎo)類(lèi)死亡。這無(wú)疑也加深了這次疫情很?chē)乐氐挠∠蟆?/span>

二、禽流感病毒會(huì )出現人傳人的情況嗎?

孫敏華:單純的禽流感病毒傳染人的情況,有發(fā)生的案例。這次的禽流感疫情,美國和厄瓜多爾就已報告了人類(lèi)感染禽流感的病例。近日,柬埔寨衛生部門(mén)也報告了兩起新增的感染病例。不過(guò)從整體來(lái)看,人類(lèi)發(fā)生感染的概率其實(shí)很低。最近20年,全球加起來(lái)的感染病例也就幾百例。放到全球70億人里,它的占比是非常低的,可以歸之為偶然事件。

而禽流感病毒要實(shí)現人際傳播,病毒需要實(shí)現從禽流感向人流感的轉變,或者說(shuō)它一定要變異到擁有足夠適應人際傳播的能力。這個(gè)時(shí)候,雖然它的部分基因來(lái)源也許有禽流感的成分,但它其實(shí)已經(jīng)發(fā)生了根本性的改變,就會(huì )被定義成人流感而不是禽流感了。盡管這種潛在風(fēng)險是存在的,但從全球科學(xué)家幾十年的工作和研究經(jīng)驗來(lái)說(shuō),目前它還不具備直接跨越種間屏障的變異能力。當然未來(lái),我們無(wú)法直接預測,畢竟病毒和人類(lèi)都隨著(zhù)環(huán)境變化而不斷進(jìn)化。至少截至目前,尚未出現人際傳播的情況。我覺(jué)得也沒(méi)有必要過(guò)度擔心和過(guò)度解讀。只要我們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及時(shí)監測,做好技術(shù)儲備,我相信人類(lèi)是能夠有效應對的。

三、這次禽流感疫情,國內目前的情況如何?后續影響大嗎?

孫敏華:此次禽流感疫情在全球范圍內影響很大,強度和廣度空前。但國內目前只是零星發(fā)生,后續我覺(jué)得也不用太過(guò)緊張。在禽流感疫情防控方面,我覺(jué)得國內已經(jīng)探索出一套切實(shí)可行的方案。

高致病性禽流感在我國被列為一類(lèi)動(dòng)物疫?。ㄗⅲ阂活?lèi)動(dòng)物疫病是指對人與動(dòng)物危害嚴重,需要采取緊急、嚴厲的強制預防、控制、撲滅等措施的疫?。?,一直以來(lái)防控意識都比較強,也建立了完整的流調監測體系。比如農業(yè)農村部,在每年的春秋流感季都會(huì )定期進(jìn)行春防和秋防;包括國家禽流感參考實(shí)驗室和一些專(zhuān)業(yè)實(shí)驗室,也都會(huì )開(kāi)展動(dòng)物流感流行病監測和疫情診斷等等。在這些調查監測過(guò)程中,潛在的流行毒株可能很早就偵測到了,完成對它們的分離、鑒定之后,也會(huì )與現有的疫苗做一個(gè)分析比較,必要的時(shí)候還會(huì )進(jìn)行交叉保護試驗。如果現有疫苗的保護力很好,這個(gè)時(shí)候就不需要更換疫苗,當保護力變差的時(shí)候,農業(yè)農村部就會(huì )考慮進(jìn)行疫苗更換。這次國外出現的H5N1亞型禽流感雖然有一些變化(對流感病毒而言,變是永恒的主題),但并未出現大的變異,原來(lái)的疫苗還是有一定保護能力。而且我們國家禽流感疫苗的研發(fā)能力非常強,從疫苗的研發(fā)、評估和匹配都能做到針對性更新。所以,只要我們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密切關(guān)注,做好及時(shí)的跟蹤,相信對我國不會(huì )有太大的影響。

四、針對禽流感疫情,我國在防控策略上與歐美國家有何不同?

孫敏華:疫情防控策略的選擇,其實(shí)跟國情有關(guān)。

事實(shí)上,我們跟歐美國家的養殖環(huán)境還真不太一樣。比如說(shuō)在美國,基本都是大型養殖場(chǎng),養殖規模很大,加上地廣人稀,養殖環(huán)境相對簡(jiǎn)單,所以疫情很容易呈現點(diǎn)狀發(fā)生的情況。因此,他們應對禽流感疫情的手段,就是一旦發(fā)現,就直接在源頭上進(jìn)行撲殺,切斷傳染源。

國內的養殖門(mén)檻相對比較低,除了養殖場(chǎng),家禽散養的情況比較多。我們去到鄉鎮,不難發(fā)現,村里的很多父老鄉親都會(huì )養些家禽,每家數量也不多,而且可能是雞鴨鵝混養。這些家禽密切接觸,因此一旦發(fā)生高致病性的禽流感疫情,傳播起來(lái)更快,更難找到傳染的邊界。這也決定了我們在禽流感疫情方面的防控,無(wú)法像歐美國家那樣靠單純地隔離和撲殺來(lái)阻斷傳染。實(shí)際上,我國人口多,對肉和蛋的需求也大,加上養殖模式復雜,我們不能簡(jiǎn)單把家禽都殺光了事,這會(huì )導致我們的肉蛋供給出現問(wèn)題。

所以,在應對禽流感疫情這里,我們國家采取的是撲殺+免疫的綜合防控策略。整體以預防為主,這也是國情決定的。一方面,各地動(dòng)物疫病預防控制機構會(huì )持續進(jìn)行疫情監測、檢查、診斷,做好疫情的風(fēng)險評估;另外,就是加強免疫,根據實(shí)際情況,在科學(xué)評估的基礎上針對流行毒株給家禽打疫苗。我們國家采取的是強制免疫,同時(shí)對養殖場(chǎng)、活禽交易市場(chǎng)和中小養禽戶(hù)開(kāi)展抗體監測。未經(jīng)檢疫的家禽,是不允許進(jìn)入市場(chǎng)環(huán)節的。當家禽有了足夠高的抗體之后,這時(shí)候絕大多數家禽都能免受疫情影響。當然,這也不代表禽流感病毒進(jìn)不來(lái),只是因為我們免疫得當,養殖的家禽沒(méi)有什么明顯的癥狀。所以,除了政府機構組織的主動(dòng)排查之外,也需要養殖戶(hù)積極配合,在做好規范免疫程序的同時(shí),如發(fā)現家禽異常死亡情況也要及時(shí)上報。

這次禽流感疫情傳播得這么廣,損失這么嚴重,可見(jiàn)單純的撲殺和隔離并未起到有效的阻止作用。我們采取的這種免疫+撲殺的綜合防控策略,也引起了不少?lài)业年P(guān)注,他們也在向我們學(xué)習。(完)